超速鱼

查看详情

【雷安破万联文】冷情暴君:精灵娇妻别想跑

热烈庆祝雷安tag数破万,老干部棋牌室联文组携手给您拜!年!啦!


首先先公布本次老干部组人员名单:

第一棒:传奇胡牌王白露 @青罗拂醉。 

第二棒:三十六圈开门红梅子 @幡然悔悟 

第三棒:暴风洗牌手老鱼 @超速鱼 

第四棒:杠上开花清一色老基 @Arkey 

我们老干部棋牌室秉承着社会主义思想,爱国主义情怀,以生命不止打牌不息为内容核心,大力深化改革了赌博写文这一传统理念,贯彻落实刀口舔糖的中心思想,为各位带来这样一篇古早文化气息深厚的狗血穷摇文。

在此,预祝各位食用愉快。




【白露】


    佩利似乎还想挣扎一下,却被其他几个人抓住撤出了战场。留下被艾比一瓶药砸的迷迷糊糊的安迷修。


    他晃了几晃,一个站立不稳就几乎摔倒在地。在他的身体还没触及到大赛冰冷的地板的时候,一阵紫烟突兀的从他身旁升腾起来。他感觉到一阵不适。好不容易等到紫烟散开恢复清醒,眼前的场景已经完全不同了。


    ……这是干嘛?我穿越了?


  安迷修一阵紫烟过后懵逼的坐在了地上。他前前后后想了想,应该只有刚刚不知道从哪儿飞出来的拿瓶药有这个效果——这效果很不错嘛,让人几乎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他好不容易整理好自己的思绪,却发现情况远远比自己想象的更糟。他站在巨大的森林里,身边是高耸的乔木和影影绰绰泛着光的奇妙花朵。他看见有尖耳的精灵表情冷漠地举起弓箭对准前方,而箭尖所指正是他的老熟人——


  “雷狮?”


  随着他发出的疑问,安迷修听见精灵的弓箭穿透空气的声音。他感觉到身体的记忆在复苏,大量的记忆挤压着他的脑骨,搞得他甚至抬不起头来看一眼战况。等到他艰难的吞下一口气,再度抬起头,他看见雷狮紧紧的盯着他。他的胳膊在流血,很明显他避刚才那些箭有点吃力。而自己的同伴再次已经弯弓搭箭,箭身上镀着金黄色的光。


  安迷修看着他,很快他发现这个世界的安迷修很早就认识这个世界的雷狮。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在安迷修不是一个成年的精灵的时候,精灵和人类的关系还没有现在这么恶劣,时常有精灵溜出族里去和人类打交道。他第一次偷偷摸摸溜出族里,就碰见同样可能是溜出来的雷狮。


  安迷修虽然在精灵里也还没成年,但是好歹比还是少年的雷大皇子多长了几年。两个人在一起一路打打闹闹也算是玩到了一起,相处过月余才各自回家。安迷修一直都记得雷狮分别的时候,与他约定再见面的时间那种张扬的口气。


  不过没来得及再次见面,人类与精灵的战争就爆发了。人族的王想统一大陆,他们向整个大陆上的所有种族施压。仅仅三年时间,大陆上只剩下了人类和精灵。


  精灵是素来爱好和平的种族,但是他们只能选择开战。


  他们再没有见过面。

  

  现在回想起来。雷狮那时候的种种迹象也表明了他不凡的身世,现在这种剑拔弩张的情况也不过是因为他是人族的皇子。


  在安迷修的记忆里,凹凸大赛里的雷狮确实算得上无恶不作。可从这个世界安迷修曾经的记忆里看,雷狮这位皇子殿下也不过是有些骄张与故作老成,而他来到精灵的领地也并没做出任何错误的举动——他没什么罪过,有罪的是他的父辈。


  滥杀无辜,这有违骑士道的精神。


  安迷修决定救他。

  

  精灵族不能在人类的屠戮下走向终结,但是无罪的人类也并不能因此迎来死亡。

  

  一旦决定救他,事情就简单的多了。


  “停下。先把弓箭放下来。”安迷修喝止了他的同伴。他慢慢的走向雷狮的方向,看着他的同伴不明所以的放下手里的弓箭,“你们退后。让我先来问问他,他们这些可恶的人类下一步要做什么。”


  他看见雷狮眼底窜过一道光,他知道雷狮明白了他的意思。


  与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有好处啊,救人都要方便些。


  安迷修一边内心感叹,一边凑过去抓住雷狮的肩膀。他做出质问的样子,实际上已经偷偷做好了拔出双剑的准备。


  你准备好了吗?安迷修向雷狮挤挤眼睛。


  废话。雷狮回了他一个白眼。


  嘿,看来不管是哪个世界的雷狮,都是一样的令人讨厌。

  

  安迷修抓着雷狮的胳膊向前飞奔,一边在内心赞赏雷狮的体力确实不错。受伤之后跟着精灵跑来跑去也一点儿都不废力。精灵的箭矢雨一样射过来——尽数被安迷修的双剑挡开。雷狮的锤子在巨大的森林里根本没有用武之地。他们向前奔跑着,跑出森林,也跑出了精灵的领地,来到人类与精灵都不曾管辖的荒芜地带。




【梅子】



    夜晚的森林黑的可怕,也暗藏着无数的危险,如果其他人像是安迷修这样背着鼓鼓的包裹走在森林里肯定是摸不着方向。但属于精灵的眼睛可以让他清楚的看见周围的一切。安迷修的目光从啃噬着飞蛾的蜘蛛和蠕动着蛆虫的尸体上略过,手里的剑残留的血迹让暗地里虎视眈眈的人和动物冒出的恶意缩了回去四处散开。


    安迷修瞄了一眼那些人刚刚呆的地方,然后收起了打算讨伐恶党的武器,径直向森林外面走去。


    “哟,这次没杀了那些弱鸡?”


    还是那副张扬嚣张的语气,安迷修朝发声的那边看去,雷狮双腿交叉靠在树边,脸上也还是那副和原来世界相似的高傲面孔,看起来丝毫没有皇子的优雅风度。


    “得了吧你,”把自己背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背包丢过去,看雷狮游刃有余的接下,安迷修翻个白眼后把自己的剑拿出来用布开始擦干净。“在下可是一名骑士,恃强凌弱可不是君子所为。

    “切——”从来都是恃强凌弱的雷狮殿下抱着背包和安迷修并行走在路上,闻言不屑的朝安迷修撇了撇嘴,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出了“白痴”两个字。


    “怎么?你这恶党还有意见?”完全看出雷狮的鄙视的精灵耳朵愤怒的动了动,心想怎么两个雷狮都是一个模样的安迷修恼怒的瞪了过去,对方不屑的耸肩更是让精灵心里的那团火烧的更旺。


    从包里掏出一个安迷修摘回来的果子,精灵挑选的当然是又大又红,雷狮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口发出清脆的响声。


    “怎么敢呢?”皇子模糊不清的说道,脸上特意露出了夸张至极的表情。“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感谢的话被雷狮说的不伦不类,安迷修在心里一再想不能和这个恶党计较才勉强压住自己想和对方对打的欲望。


    真是一个恶党。


    精灵心想,然后答应了对方酒馆的邀请。


    这是安迷修把雷狮从精灵救出来的三个月之后,两个人躲在一个小镇里,安迷修负责出去在森林里寻找食物顺带给俩人的行踪打掩饰,雷    狮则和小镇里的人打探消息。俩人白天基本是各干各的,直到晚上雷狮去森林接安迷修,他们才会在酒馆里喝上几杯,交流一下彼此的情报,然后一起回家。


    毕竟三观不怎么和啊。


    回想着这三个月里雷狮干的事情,来自异世界的精灵心中感叹,同时接过了对方递过来的盛着满满麦酒的酒杯。


    “这个地方也只有这酒稍微好点了。”晃了晃手里的杯子,这时候才看出来点属于皇子的高贵和优雅的雷狮冲安迷修笑了笑,仰头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块得让精灵都来不及阻止。


    “所以你就这么喝?”无奈的叹口气,安迷修抿了一口酒,口里弥漫的麦子的香味让精灵享受的眯起了眼。“而且在下认为这里的人也是非常热情友好的,不像恶党你说的那么一无是处。”


    “等他们向那些追兵说出我们的行踪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想了。”看着温柔笑着的精灵,雷狮用余光瞄了一眼周围偷看着他们的视线,不屑的嗤笑一声:“这些人又不像你这个白痴会花这么大功夫去干吃力不讨好的事。”


    “啊!对了,还有个消息忘了告诉你,”朝疑惑的看过来的安迷修一笑,雷狮再一次用安迷修所说的“不解风情”的方法一口喝完了杯里的酒。


    “雷煌国和精灵正式开战了。”


    “什……?”顾不得洒在身上的酒水,安迷修吃惊的站起来,身后倒下的木椅发出巨大的响声,迎来众人的瞩目。


    “抱歉,只是一下子喝多了。”朝望过来的人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安迷修强作镇定的搬起椅子重新坐在上面。马上凑过去压低声音催问,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焦急。


    “到底是怎么回事?雷狮你说清楚!”


    “嘛,就是我那白痴老爹向精灵一族宣战了。”迎着安迷修着急的目光,雷狮不慌不忙的开口。“用的还是我被你们精灵杀了的名义。”


    “之前的小打小闹被精灵的那场谋杀搞大了,人类终于有借口开战了,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


    “你怎么看?”人类的皇子看向了绿眼睛的精灵,嘴角有一抹笑意,看起来好像完全不在乎这件事。“要去帮你的精灵伙伴吗?”


    “还是跟我一起等死?”



    记忆里安迷修遇见的精灵都是温和善良的性子,他们总会一起在森林里练习剑法和弓箭,会一起给森林里的树木浇水施肥,会在生命之树下听精灵族的长者讲他们经历过的事,他会说他和人类也有过争吵和打斗,但那时的人类和精灵还是可以一起喝酒一起旅游的友好关系。


    就像,就像他和雷狮现在一样……



    开战了,身为精灵当然应该回去帮自己的族人一臂之力。但现在不论是人类和精灵都想要找到雷狮杀死他,一个是泄愤一个是好有真正的理由发起战争。


    安迷修头疼的扶着额头,从来都不善于政治的精灵努力思考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他曾经和凹凸大赛里的雷狮不死不休,也曾经看不惯这里雷狮的狂妄和张扬,但他也欣赏他的自信和强大,欣赏他那聪明的脑袋。他们打过不止一次的架,但他们也不止一次一起喝酒,他们是理所当然的朋友。


    身为精灵,当然应该帮助族人。


    但为了和平,必须留下来守护雷狮。


    这才是身为骑士该做的事。


    “在下会留下来保护你的。”做出了决定的精灵微笑着朝雷狮举起了酒杯,漂亮的绿眼睛里闪过一道流光。“不仅是出于情谊,还有骑士道。”


    “在下可是骑士。”


    “哼!”在心底里松了口气,但雷狮面上还是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你这白痴,什么时候能走,你实在是太烦了。”


    “到在下觉得该走的时候,”骑士笑道,同时向雷狮举起了酒杯示意。两人相视一笑,共同喝下了手里黄澄澄的麦酒。


    “到时候就算你挽留在下在下也不可能留下来的。”




【超速鱼】


    雷狮最近太不对劲了,非常不对劲。


    倒不是说这人突然转性成五讲四美好青年了,而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不对。


    “你在看什么?”


    雷狮挽了个剑花,剑刃甩落几滴鲜红血色,长剑落鞘,身姿挺拔得有点奇怪。


    安迷修揉了揉额角,尚未从宿醉中脱离出来。最近雷狮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每晚都要拉着他喝酒,一次两次拒绝就算了,次数多了他也不好落了对方的面子——毕竟这世界的雷狮也不过是个生在皇家身不由己的大男孩而已,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而身为精灵的他好歹年长对方不少,不至于这点面子都不给。


    他自觉在这两个不同的雷狮之间还是拎得很清的。


    “有人找过来了?”安迷修问。


    精灵是崇尚自然的种族,接触的酒类也大多是果酒,以至这个壳子不胜酒力,如果还是他以前的身体的话是断断不会出现敌人找上门还没清醒这种错误的。


    他高估自己了。


    “没有,去附近的森林里散个步而已,你这人怎么成天大惊小怪的。”


    雷狮解开袖扣,将袖子仔仔细细地挽起来,手套与袖口之间露出一截腕骨,眉眼间尽是漫不经心,轻飘飘的语气就仿佛他刚才真的只是去散了个步,而不是……


    “说起来,我猎了几只魔兽回来,待会我们烤肉怎么样?


    “不怎么样,精灵不吃肉食。”


    “对啊,我给忘了。”雷狮笑着一敲掌心“你们这种矫情种族只吃蔬果来着,倒很好养……还好我没浪费力气先把它们搬回来。”


    安迷修抿着唇直直注视着他,青绿的眼在暖色晨光渲染下近乎成了金绿色,固执得惊人。


    “你不该杀他们的。”


    “然后等着他们来杀我?”雷狮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有些绷不住地把笑容又扩大了些,一双眼笑得弯弯的,语调确是说不出的嘲弄。


    “你可别忘了,我是雷煌国的皇子,作为臣子,他们的命本来就是该属于我的。”


    他从精灵身旁错身走过,带起一丝含着血腥的风,声音轻和,尾音勾着一丝旖旎的气音。


    “是他们先背叛我的。”


    蹲在皇城那只老东西也差不多了,是时候该给年轻的雄狮……腾个地方了。


    身为一名皇子,他和安迷修认知中的男孩可要不同得多。





    不能再躲下去了。


    两人整理行装一路朝着王都出发,鲜少再进入城镇——雷狮说越靠近王都越要小心行事,精灵的身份一旦暴露会惹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安迷修觉得有道理,于是采买所需物资时都是雷狮进入城镇,他在外围绕过城市汇合后一同离开。


    安迷修虽然对对方的脾性方面有些担心,但显然这个年轻人在关键时刻从不让人失望……作为队友倒是个能让人很安心的家伙。


    年轻的精灵已经近一个月没有进入繁华的城镇了,也很久没有接触到雷狮以外的人了,雷狮每次回来都会把收集到的情报转述给他,也包括两族之间的战报——精灵至今还守在他们的森林里,守着他们的生命之树,人类久攻不下,目前仍在僵持。


    这很好,只要再等等……等到他把雷狮安全送回王都,解释清楚来龙去脉,让人类知道他们的皇子没有死,一切都是误会,一切都会好起来。


    但,还是有哪里不对。


    安迷修坐在远离篝火和人群的阴影中,远处明灭的火光照着他兜帽下露出的下半张脸,给精灵白皙的脸打出一层暖玉般的色泽。


    那是一支从登格鲁来的商队,他们在一次兽潮中偶遇,商队队长是位强大而美丽的金发姑娘,她喝酒的模样豪爽不羁,和雷狮很相似,却又不同。


    “那边的大哥怎么一个人坐着啊?我去叫他来一起喝酒吧。”队长身边那个和她容貌相似的金发少年站起身来,他还没成年,只能眼巴巴看着大人们喝,这会实在有点坐不住了。


    一只手拦在了他面前。


    “不用了。”黑发的贵族笑容得体,握着他的手臂让他坐下。手臂上传来的力度不轻不重,却让少年没来由地感到了一丝威胁。


    “我的护卫他有点怕生,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而且他也还没成年,不能喝酒的。”


    “哦,哦……”少年讪讪坐好,又有点不舍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安迷修。


    然后他发现,安迷修嘴角那个小小的弧度似乎消失了。


    精灵意识到了一件事。


    雷狮在避免让自己接触到人类。


    这没有道理,进入城镇需要检查,但现在……刻意避开人类只会显得可疑。


    猜猜看,这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呢?”


    夜深了,金发的女性在他身边坐下,大方而坦然,丝毫没有与异性深夜私会的不自在感。商队中负责守夜的护卫更是连视线都没动一下。


    “你想知道什么?”她问。


    “……”


    真相就在眼前,安迷修却迟疑了。


    他隐约知道雷狮瞒着他什么,但他又不是很想戳破这层窗户纸。


    或者说,不是很敢。


    “我想知道……”


    他再次开口时声音有些发涩,还没说完就有些变调,不得不停下来清了清嗓子。


    “现在战况怎么样了?”


    女性稍稍怔愣了一下,目光若有所思地在他的黑袍上梭视一周,似乎是组织了一会措辞,开口时却答非所问。


    “登格鲁的黑市连续拍卖了四个精灵,三男一女。”


    “他们说从军队买来了十二个,剩下的还在路上。”


    “而这已经是上个月的事了。”


    干燥的木柴在寂夜中发出轻微的爆裂声,篝火的热量扑面而来,裹着黑袍的青年沉默许久,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抱歉。”


    他的声音有点闷,听不出什么情绪,突如其来的道歉却让女队长有些惊讶。


    “逼迫您这样美丽的女士说出这样残酷的事情,您心里想必也不怎么舒服吧……是我唐突了。”


    “请忘了今晚的事吧。”


    他说。


    那对贵族主仆在第二天一早就离开了。


    一个满嘴谎话的贵族小子,而另一个……


    女队长抱臂目送着两人的背影,轻笑了一声。


    二十出头的精灵呵……


    可不就是未成年么?




    安迷修是在王城外见到自己的通缉令的。


    画面上的精灵棕发凌乱,笑容温和,像所有的精灵一样有着俊美的外表。


    精灵是神明的宠儿。


    而这位宠儿的画像下被详细标注了姓名,性别,年龄,体貌等一些有关的信息。


    罪名是“挟持并杀害皇室成员”。


    “画的比你本人好看多了。”雷狮摸着下巴对安迷修评头论足“就是消息写那么详细干嘛,又不是征婚。”


    安迷修嗤之以鼻,认为这是污蔑。


    “精灵的美貌是世界公认的,你可别是嫉妒我吧。”


    他遥遥看着王城大门,一个安然归家的皇子,若是在王城里死掉,那可就和精灵无关了。


    把人送到这,他这项任务做的算是很到位了。


    这样想着的安迷修转身欲走,一只手扳住了他的肩膀。


    “你上哪去?”


    雷狮的眼神有些冷,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怒意。


    安迷修有些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拍开肩上的手。


    “我进不了城。”


    “等我回去就可以把通缉令撤掉了,你就在这等着,明天进城。”


    兜帽下的视线探究地打在雷狮脸上,似乎在好奇他是不是被烧坏了脑子。


    “……雷狮,我不傻,你也不傻。”


    “这不是你一个人,一句话就能解决的。”


    那么多人巴不得他死在外面,想来这位皇子的话也不会有很多簇拥。


    这种事,雷狮当然知道。


    这是种族之间的战争,与皇子的死活无关,他们只是需要一个开战的理由而已。


    不过他本来也没打算用自己的人和嘴去说服那些人。


    回到皇宫可是比在外流亡还要危险的,然而他的亲信都在眼前这座城里了,只要他想,现在调集手下兵力围了这里又有何不可?要知道,征伐精灵的大军还要两个月才回得来。


    两个月,够让很多事情尘埃落定了。


    但他最终还是没把这些说出口。


    安迷修用不着知道这些,他只需要知道自己未来会有一个叫雷狮的君主,并全心全意向君主奉献自己的骑士道就够了,精灵的寿命很长,足够护着他所忠之人共看世间兴衰繁败。


    “不会让你等很久的。”黑发青年郑重地说。


    “要不了多久,精灵就能再次光明正大行走在这个帝国的任何一个角落。”


    现在的帝国不接纳精灵,但他的帝国可以。


    安迷修没有对他话中的意味给予回应,只是稍稍欠身向他行了一个骑士礼,不卑不亢。


    “谢谢。”


    “可我的族人已经一刻都不能等了。”




【阿基】


    与雷狮分别之后,安迷修没有在城外等待第二天的到来。他裹紧身上的黑袍,将修长的身形和精灵的尖耳遮挡起来,望着皇宫高耸的塔尖说了声抱歉。


    他要去一个地方,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事实。


    残酷的战争中精灵不幸落败,除了战死就是沦为俘虏奴隶供人买卖。精灵之森早已失去了往日的宁静,粗壮古朴的树木被魔法和炮火斩断烧焦,所过之处遍布着战场残留下来的硝烟和血腥味。


    安迷修踏进记忆中的家园时,乌云恰好覆盖在精灵之森上空。不容忽视的雨滴从高空坠落,水雾中他看清了眼前的景象。往日洋溢着祥和的村落已经不复存在,只有落满灰烬残渣的废墟伫立在森林中央,像是一座沉默的墓碑。


    即便早已预料到了这幅模样,安迷修的意识依旧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虽然没有身临其境地在这里生活过,但从脑海中的记忆里他能看得出这里曾经是一片无忧无虑的净土。属于精灵的血液在他身体中咆哮嘶吼,属于骑士的正义感在他脑海中叫嚣谴责,几乎让他无地自容。


    如果他当初没有把雷狮带走,人类就不会有借口征讨精灵,或许精灵族就不会迎来这场灭顶之灾。而在精灵最艰难痛苦的时期他也没能挡在前方守护他们,他对族人的灾难全然不知,反而用剑守护着造成灾难的源头。


    愧疚和悔恨顷刻间淹没他的头顶,扼住他的咽喉让他窒息。冰冷的雨水将他封印在刺骨的寒意中,迫使他在漫无边际的迷惘中下定了决心。


    ——他不确定自己能在这个世界生活多久,但他余下的生命只为赎罪而存在。


    他会走遍整片大陆,解救所有被苦难囚禁的精灵,让他们重新找回安稳平和的生活。


    雨水冲刷地面的血污和树木残渣,安迷修垂着头站在被战火烧得一片狼藉的废墟中,虔诚地为逝去的生命吟诵世代传承的祷告。


    古老冗长的精灵文自青年口中流出,弥散在雨声中显得悠扬又寂寥。偌大的精灵之森中只有他孤身独立,再也听不到其他回响。


    他不知道同一时空的某个人类站在暴雨中等了他一天一夜,那双洋溢着傲慢和自信的眸子眺望他曾经离开的方向,神情从志在必得渐渐蜕变成不可置信,最终沉淀为磐石般的冷漠。


    他们在最张扬的年岁相遇,却被命运的湍流强硬地冲散。


    终究错过了彼此。


    过往的岁月中雷狮常常回想起他们分别的画面,自称骑士的精灵俯下身对他行礼,动作不算标准却充满坚定和决心。明亮的阳光倾洒在精灵身上,映衬着那双森绿色的眼睛更加夺目耀眼。


    他当然能从安迷修身上嗅出那股与自然极为亲近的气息,与幼时深入的那片森林同样具有令人心驰神往的魔力。这是精灵与生俱来的天赋,说得好听是温和单纯,但在雷狮看来他们只是愚蠢透顶罢了。


    征伐精灵族的确不是雷狮的本意,但这项残忍的决策对他来说利远大于弊,只要他能在双方势力的追杀中存活下来,那么他所有的计划都会增添十足的筹码。所以他并未对征战进行阻挠,反而推波助澜将自己“不慎”卷入了战争中心。


    他唯独没料到会遇见安迷修。


    年少时的回忆早已分辨不清,只剩下模糊的轮廓告诉他,这个精灵曾经和自己度过了一段不算糟糕的时光。可溢满杀气和愤怒的族群中忽然向他投来的那道目光,夹杂着惊讶、怀念和他参不透的情感,在一瞬间穿过他的胸膛叩进了心脏。


    安迷修救了他,和他共同在危机四伏的处境中小心翼翼地摸索前行,陪他度过了那段预想中极为艰难的时期。这个精灵说要保护他,雷狮忍不住在心里发出嗤笑,却不打算拒绝对方愚蠢的言论,他以为安迷修会永远留在他身边,直到自己化为一抔尘土,精灵依旧会在漫长的生命中守卫他的国家。


    精灵有着无比坚定的立场和信念,他们热爱和平安稳的生活,从来都是与世无争的隐居者;而骑士有着镌刻在灵魂中的道义和守则,他们坚持心中至高无上的理念,愿意牺牲任何东西来捍卫它。


    很不巧。安迷修既是精灵,又是骑士。


    雷狮很清楚地明白,当安迷修知道人类和精灵的真实战况之后会做出什么,所以他暂时用谎言掩盖了现实,避免让安迷修接触到其他人类。他想用自己的力量构筑起一方安定的土地,然后告诉那个蠢货不需要担心自责,本大爷罩得住你、罩得住你的族群,你只需要待在我身边,哪都不用去。


    记忆中的精灵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那时雷狮满心想着怎么在不算轻松的处境中力排众议,撤掉这个傻子的通缉令,进而准确有效地梳理整个国家的条条框框。或许是他早已单方面地将精灵划为自己的所属物,因此忽略了对方眼底掩埋起来的沉痛和叹息。


    他从未想过那会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从此之后安迷修像是凭空消失一般,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眼前。




    雷煌国的新国王无疑是为人称道的明君,最能展现其仁慈的壮举就是在上任第二天颁布了人类与精灵的平等守则,并花费大量人力财力从各国救下残存的精灵族人,给予他们能继续生存的安全庇佑。


    起初精灵们对造成现状的罪魁祸首抵触憎恶,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项平等法则的重要性渐渐展露出来,他们不得不依附于自己曾经的仇人,久而久之便掩埋起刻在骨血中的仇恨,在趋于平静的环境中定居下来。


    年轻的王者停止了四处征战的决策,并出言宣告不会让战火遍及任何一片森林。他为整片大陆带来了难得安定的百年历史,在此期间各国各族能够休养生息,带动了经济贸易等各个方面的迅速发展,大陆又恢复了和谐蓬勃的景象。


    直到他年迈时一位吟游诗人在皇宫做客,无意间问起他为什么对和平具有近乎执念的坚持。那时他坐在黄金宝石镶嵌而成的王座上,眺望天空的尽头似是想起了什么,眼中流露出混杂着怀念和懊悔的目光。


    “世人都以为森林只是代表整个世界的比喻,但事实上这才是我的本意。”国王笑了笑,转动手上的木质戒指缓缓说道。


    “我有一位故人,他喜欢住在森林里。可我不知道他身在何方,所以我只能确保每一处他可能生活的地方都安全和平,让他无忧无虑地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吟游诗人微微愣神,随即联想到了他对精灵族的照顾和坚持,心领神会地说,“您的故人是位精灵?”


    国王没有继续回答吟游诗人的问题,眯起眼睛仿佛陷入了沉思。吟游诗人识趣地俯身行礼退出了大殿,将空间留给高位者,独自徜徉在边角泛黄的回忆里。


    与国王的丰功伟绩截然相反的是,在他的一生中未曾娶妻,甚至连私交甚好的女士也没有。他似乎把全部心神倾注到政事中,对除此之外的东西全无兴趣,只从皇室旁支过继了一名子嗣当做继承人培养。


    吟游诗人像是得到了创世神的恩惠,将人类国王和精灵的故事编织成动人心弦的歌声,带着一把竖琴将它传播到大陆的每个角落。


    国王在六十岁那年迎来了寿命的尽头,他挥散了前来告别的养子和臣民,躺在柔软宽大的床上享受最后的宁静,吃力地将视线移向透过窗户洒进来的阳光。


    恍惚间他看到依旧是青年模样的精灵倚着窗坐在那里,光线穿过对方柔软的发梢温暖了他的心跳。精灵微笑着与他对视,那张曾经无数次浮现在脑海里的面容与几十年前他们分别时相比分毫未变,却终于有了着圣洁和救赎的味道。


    “雷狮。”


    精灵喊出了他的名字,声音模糊地让人听不真切,但对方柔和的嘴角让他放松了身心。


    他沉沦在无比熟悉的清新气息中,闭上了眼睛。




    当皇城的丧钟响彻整片大陆时,安迷修正坐在无名小镇一间破败的酒馆里,听面前的吟游诗人传唱雷王和某位精灵之间可歌可泣的情感纠葛。


    身为主角之一的精灵完全没有被写进故事里的自觉,摇头感慨为什么他们不喜欢美丽的小姐,偏偏眼瞎看上了互相对立的家伙。


    他举起杯子把醇香的麦酒一饮而尽,拿起摆在身边的双剑推门走了出去。狭小的城镇中回荡着丧钟沉闷低郁的敲击声,安迷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抬头向皇都的方向看过去。


    仿佛有个人隔着数不尽的江河湖泊山川盆地,与他遥遥相望。


    安迷修猛地感觉心脏缺失了什么东西,强烈的烧灼感让他的胸腔疼痛起来。


    在他丧失意识的那一秒,紫色烟雾忽然笼罩在他的周身,颜色像极了那个人的眼睛。


    不管是和自己针锋相对的恶党,还是这里高傲得不可一世的皇子,“雷狮”这个存在逐渐被赋予了全新的色彩,充斥在他身体里鼓动出汹涌而复杂的情感。



FIN.


评论(39)
热度(1257)
©超速鱼 | Powered by LOFTER